列车长转岗记

【新春走基层·我们的回家路】

光明日报记者 刘成志 高建进

除夕将至,归家人群的脚步越发急促。农历尾月2109,同许多返乡过年的人1样,刘纯也急切地等待着返乡的列车。“由于工作缘由,几近没办法在春节和家人团圆。去年转岗了,成了1名司机,但现在还没转正,所以才有机会回家过年和家人团圆。”对这次难得的团圆,刘纯的言语间充满期待。

刘纯本来是中国铁路南昌局团体公司动车组的1名列车长。2019年5月,全国铁路系统提拔第1批动车组女司机,刘纯绝不犹豫地报了名。“之前总是羡慕动车组司机,他们驾驶着这么大的火车穿梭飞行,很酷很帅,并且能够拎着包就走,很轻松自若的模样。”刘纯说,“看到有机会报考动车组司机肯定要试1试,去拼1下,不然我会后悔1辈子。”

当刘纯随着福州机务段的师傅走进驾驶室,她才发现自己原来看到的只是表面。“动车组司机确切很酷。驾驶室恍如是1个全景天窗,当列车疾驰时,两边的风景不断切换,好像在画中畅游。”刘纯表示,但这只是动车组司机唯1的“福利”。“他们更多的是工作的辛劳和辛酸。动车组司机有点‘娇气’,不熟习的餐馆不能去,怕不卫生;没有吃过的食品不敢尝试,怕引发不良反应;不能吃得太多,喝水也只能小口抿1下……由于这些都有可能影响开车。”

“隔行如隔山,跟之前列车长的岗位差别太大了!”刘纯说,之前主要是做服务性工作,包括做好车箱卫生、补票工作等,虽然琐碎,但相对简单。“现在不1样了,虽然直接面对的不是旅客,而是驾驶室先进的操作装备,但压力和担子更重了。”

的确如此,动车组司机肩负着全部列车的运行安全,必须确保万无1失,因此责任重如泰山。“责任重大,意味着对司机的要求更高,考取驾照就更加困难。”提起考试,刘纯的话里话外满是压力。“现在每个月都有1次考试,而且半年来还进行了4轮提拔考试,每轮都要有人被淘汰。”记者了解到,2019年7月和刘纯1起转岗的17名女学员,半年的时间已被淘汰了5名。现在不管走到哪里,刘纯都背着厚厚的考试资料,她要把题库的几千道题目,背得滚瓜烂熟,否则连补考的机会都没有。

“目前对我来讲,挑战还是比较大的,如果转正顺利,最少还要两年才能单独驾驶动车组。”刘纯说,“由于我们的工作越是节假日越忙,所以等转正后逢年过节就很少能回家了。但想一想能把更多的人安全送回家,还是很有成绩感的,牺牲点个人时间也值得。”

检票的时间到了,刘纯确认了自己的车次,拉起行李箱,和记者挥手告别,便3步并作两步快速向检票口走去。

《光明日报》( 2020年01月24日 04版)